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對一片沉寂的冬天,以及紛揚潔白的雪花,生出了一種極其厭惡的情緒。所以,當又一個冬天悄然來臨的時候,當無數片瑩潔淡素的雪花輕盈飛舞的時候,當寂冬瑩雪在許多人的文字篇章裏輕舞飛揚的時候,我只默不作聲的看著,卻只一眼,便覺寒意順勢侵入了骨髓,無形中一種恐懼已悄無聲息的爬上了心頭,冬來了,雪飄了,而天,亦是那麼那麼的寒冷……

  而我,卻無時無刻都在渴望著,堅冰早破,飛雪早停,寒冬早逝,暖春早臨,並非我真的如此不喜歡飄雪之冬,因為曾經的曾經,我也踏著深深的白雪,做過天真爛漫的夢;我也曾,在風雪裏駐足觀望冬雪的婀娜多姿,還滿腹詩意的伸出雙手,看雪花自由自在的飄落在暖暖手心,極其認真的看著它,慢慢融化開來;我還曾在素白美麗的雪花裏,裏纏外綿著入骨蝕心的思念,雪是冷的,思念是熱的,冷熱共侵,備受煎熬。

  除此之外,亦還有許許多多美好的人、美好的事,留在雪花飄飄的冬季,只是後來的後來,怎就漸漸不再喜歡,甚至厭惡至極了冬天,或許僅只是因為冬天太過於寒冷,而人又總是經不起它一而再,再而三的折騰。許多東西,都如這寒冬,以及寒冬裏晶瑩剔透的雪花一樣,曾經是那麼炙熱的喜歡,甚至於深深的愛戀著,而到了某一天,又會因為某些人、某些事,竟而生出無限厭惡的情緒來。牽扯著太多東西,複雜到難清事非,故而也不知,是人心太過於善變,還是現實太過於殘忍,使得當初許許多多的美好,漸漸地,就被遺忘和丟棄!

  都說冬天是一個適合談戀愛的季節,許是因為冬天過於寒冷,孤獨寂寞的心更需要一個人來溫暖呵護。於是,總有一對癡情兒女,會在某個寒風凜冽、雪花飄落的午後,相擁熱吻,纏綿悱惻。所以,便有了不盡其數的愛情故事,發生在了冬雪紛飛的時光裏;亦有道之不盡的纏纏思念,隨著淨素飛雪漫天輕舞。但並不是每一份愛情,都能熬過刺骨寒冬,迎來暖春花開;也不是每一棵在冬季種下的,思念的種子,都能在細雨長風中綠意盎然,生生不息!

  即便是能十指緊扣熬過刺骨寒冬的愛情,當初的炙熱纏綿,也會在光陰無聲無息的流淌中,被現實生活的瑣碎繁事消磨殆盡。而我們亦是懂得,一起走過的無數悲歡年歲裏,時光替我們留住了當時的那一彎新月,而我們卻無力留住,愛情的味道!

  愛情的味道?該是何味!是思念入骨蝕心,縱隔咫尺還覺天涯?是纏綿不忍分別,渴望時間就此止步?是結為同枝共赴風雨,除了柴米油,就是鹽醬醋茶?還是情深緣淺追憶今生,總是戀戀不忘,匆匆那年裏的心頭人?究其愛情何味,百人百味,千人千滋,所謂穿在腳上的鞋,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最為清楚。漂亮的鞋,未必適合自己;適合自己的鞋,未必就漂亮。許許多多人窮其一生,只為尋找一雙既漂亮又舒服的鞋,可最後才發現,再漂亮的鞋子,都會有穿壞的一天,而自己的腳,卻一直都在。

  又或許,每個人心中都有兩份愛情,一份淺遇深憶,在錯誤的時間遇見對的那一個人,不懂如何付出,更不懂怎樣珍惜,相遇雖是必然之事,相離亦是命定之分。相隔數年,頻思來去,總有那麼一個人,不想將之忘卻,遠守默歎,不甚懷念。另一份隨緣而定,結為連理,一半愛情,一半親情,兩情相融,心心相惜,在日復一日平淡無奇的日子裏,過著瑣碎而簡單的小生活,孩子漆旁繞,歡聲笑語,如此平凡,如此真實!

  飄落在舊時光裏的紛紛白雪,漫天飛舞著不知所謂的孤單,以為那時丁點的委屈,便算作了疼痛;經歷了太多塵情俗愛,不再對舊時的深情雪懷太多歡喜情,反而憑添了許多莫名的愁緒。每一季,新雪又輕飛漫揚,往事舊情總會低低喃呢,我們都在光陰這場故事裏,慢慢老去,也在慢慢懂得,再深愛的人,也有別離的一天;再糾疼的痛苦,也有消散的一天,而我們,也在漸漸學會,自食寂寞,自享孤單!經歷過這世間種種,也才漸漸學會,是你的,終會屬於你,不是你的,強求亦是無用!光陰無情,卻讓我們學會了放開心去享該享的幸福,命運無奈卻讓我們學會知足才能常樂!

  經年事,舊時人,在光陰悄無的路口,還有多少虛無縹緲的歡悲幻影,會隨著又一季的新雪紛飛萬裏,而追憶深深的那個人,又是否也在深深追憶著。知與不知間,恍若隔了萬裏層雲,用盡一生的時光,竟也悟不透那段隔了久遠的情分裏,究竟藏了多少深情厚意。畢生年華殆盡,亦是難知曉,此生情緣世事,情深幾許,緣散幾時。好在,我們柔弱多情的心,在緣分無常的天涯路上,披了一身雲淡風輕,對遠去的不舍,亦只剩滿滿的祝福!

  在心底深處,我們藏了許多繁花記憶,花落紛紛,記憶沉香,只為在來時的路口,就算迷失曾經的情分,亦可以拾得一路芬芳;在時光深處,我們在別人的回憶裏,偶爾路過,偶爾歡喜,是的,許多人,雖然有緣相遇,但我們裝飾不了他們靚麗悠長的風景,只能做他們變幻無常的夢境,若有若無,若無若有!緣分似飄雪,美麗亦清寒,情深,深幾許;轉身,即天涯!